關於部落格
Be yourself .....
  • 4564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吐瓦魯日記2

 
前年出行動醫療團的時候,出現新的航程,就是從韓國仁川轉機,從此我對於大韓航空評價超好,空姐漂亮、食物好吃,長途飛行時還提供拖鞋和牙膏牙刷。紙拖鞋和牙膏牙刷不是昂貴的東西,可是一提供,整個貼心哪。至於食物呢,在飛機上那麼狹小的空間(抱歉我只有經濟艙的視野),全身痠痛昏沉沉的情況下,航空公司送來冷三明治實在讓人欲哭無淚,08年飛回台灣那一趟就是這樣,我記得還有旅客因此生氣。大韓航空9小時航程起床的那一頓,西式餐點是歐姆蛋佐優格,東方早餐是熱稀飯!!!熱稀飯和著肉鬆還有醬菜,從此我對大韓航空就給了大拇指。
這樣的航程設計五月的時候非常舒服,因為台灣韓國都熱,斐濟吐瓦魯也熱。這次我頭大了,現在是一月,台灣穿毛衣,韓國氣溫是零下!斐濟和吐瓦魯依然是穿著花襯衫和夾腳拖的氣候,果然今天在斐濟下機,我的防風運動褲5分鐘之內就讓我全身爆汗。

南太平洋這邊的南島族群,根據研究很多是從台灣原民移出去的,因此長相、語言和一些個性都有些相似。斐濟一下機,三個穿裙子的斐濟男生在大廳彈唱著歡迎曲,累翻了的我不由得開心地笑了,這不算鄉愁,但是也是種懷念啊,南太悠悠閒閒的氣氛,海風吹拂著人們的裙襬,風裡有著海水鹹鹹的氣味。

醫護工作在台灣是高度過勞的行業,婦產科醫師365天on call,我的年度休假每年都休不完,因為事情就是那麼多,不是有休假就可以去休假的。對很多人來說,出醫療團光是這樣飛,真的就很痛苦,尤其搭飛機或換飯店會影響睡眠的人,很慘。倒是對我來說,這種飛2天的行程,我才有好好地看完一部電影的時間,還有充分發呆的時間,算是我腦袋的休息。

行動醫療團在吐瓦魯是協助醫療的任務,我不太用「義診」這個詞,因為義診幫的了一時,幫不到長久。吐瓦魯當地有個「國家級醫院」,設備很好,是日本協助建置,世界各國或聯合國會贈送衛生醫療材料等。這個醫院有3-5名醫師,其中3名是當地人,斐濟那邊唸完醫學院之後返國服務;另外會聘任一、二個外國醫師來協助外科手術等等,因為當地醫師的訓練實在無法處理太「困難」的病患。因此剛開始台灣的行動醫療團每次來,吐瓦魯全國需要看病的民眾就全部集中在首都,等待台灣醫師診治;這樣的場景,可能很有媒體效益或成績,因為這代表台灣醫師很厲害啊,你看人家全國都需要我們,也展現了我們對邦交國多麼重要這樣。可是我們2星期義診之後,這些病人怎麼辦?
台灣醫師真的是比當地醫師厲害非常非常多,以婦產科為例,當地醫師連超音波看有沒有懷孕都有判讀的困難,異常子宮出血開的是普拿疼,敗血性流產放在病房卻連抗生素都沒給的那種狀態。

但是還是那句話,我們治療二星期,之後呢?

所以我比較喜歡定義我們是「醫療協助」,協助病人,協助當地醫療人員學會照顧病人、治療疾病。
既然是醫療協助,就不要反客為主,要學會尊重當地的步調與文化。假如在台灣,醫師都是拚了命在工作,很多醫師一節門診可以看100個,從早上看到晚上,這種工作效能,在吐瓦魯的話,真的一星期就可以把所有病患看完了吧。不過在當地,我們沒有道理壓著當地醫師護士說,跟我一起從早工作到晚。甚至回過頭,我常想,那種拼命拼命在工作的精神,是對的嗎?
當地人的個性溫柔善良,而且樂天知命。所以你不會看到候診區有看著水果報然後一直臭臉咒罵醫師「怎麼讓我等這麼久的患者。他們在候診區,吹著電風扇,聊著天,有點心就分著吃,有飲料就笑嘻嘻地喝,除了等待台灣醫師的幫忙,也在聚會。當地醫師決定看診叫號順序(這是我們對當地醫護權利的尊重),大概看到中午,就會出去跟候診區說,中午了,大家回去吃飯下午再來吧。所有人就開開心心說,好啊,下午見,然後全部都回家吃飯去了。
台灣醫師見到這一幕真是目瞪口呆。
我們的醫療團在這個國家協助過十多次以上的行動醫療團了,沒有遇過任何一個患者來咆嘯抱怨:讓我等很久!
當醫療行為變成很單純的施與受,需求與協助,就看到人心美好的那一面。

所以我常說,其實出醫療團,治療的,是自己,自己那個因為台灣醫療現實而疲倦無力的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