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Be yourself .....
  • 4558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農曆年,女權


一方面你/妳記得自己還是孩子的時候那種大家族過年熱熱鬧鬧滿桌大菜的美好,你/妳期待每年有那麼一次重新感受與兄弟姊妹重聚的時刻,重新回憶那種大家族過年熱熱鬧鬧的日子,甚至包括那反覆的拜神、化金紙等等包裹著香煙裊裊的神秘民俗。

但是另一方面妳/你已經不是以前那個只要吃吃喝喝拿紅包就好的孩子了。

你在農曆年前要忙碌加倍,因為即將放長假,所有的事情都忙不完,還要想辦法湊出足夠的金錢,在父母親戚之間擺出一個過得還不錯事業有成的模樣。

妳在農曆年前加倍忙碌,因為即將以媳婦的身分面對丈夫家族上上下下裡裡外外,要學會他家族的過年習性、年菜、祭拜風俗,還有想辦法面對親戚一直問妳為什麼不要再生一個兒子這類的話題。
 
舊曆年好像是一個美好的記憶,但是這個記憶有點模糊;時間越長,年紀漸長,舊曆年感覺越恐怖。
長大之後才看見小時候那個熱鬧的年好像有些身影在廚房灶腳忙碌,鞭炮聲在夜半響起時有些誰在拜天公。
 
我是還好啦,扣掉半夜還被醫院call去接生之外,我每天都睡到中午才起床。因為我過年的身分,是女兒,不是媳婦。
 

過年時候我聽到太多抱怨,看到太多朋友在臉書上抱怨,抱怨她們"為什麼要回你家",抱怨"為什麼我得做這個這個"。我覺得心疼,也覺得無奈;農曆年真是已婚女人心中無法言喻的恐懼與挫折。
 

但是要講一句不客氣的,請不要過年的時候才想當女權分子。

 
台灣多數的女人選擇伴侶的時候不能不考慮男人的收入存款社會地位,
多數女人心中依循著社會告訴妳的幾歲之後才談戀愛幾歲之前該結婚幾歲之後年齡太大不適合生育,
哥哥弟弟男性好友要結婚,女人們大玩刁難伴郎要新郎伏地挺身拿出紅包這類的遊戲;更別說男人請她吃大餐送她名牌包才是所謂的"上道""對她好",
女人們抱怨著她的哥哥弟弟的太太們"竟然讓婆婆煮飯自己出去跟朋友聚餐真是太過分了!",
女人們抱怨完自己沒有生兒子被婆婆唸,然後再自己解釋"哎呀老人家也是沒辦法,這是傳統"
妳自己的阿公過世妳整理的訃聞裡還在說阿嬤是"未亡人"(咒詛她死就是了)?

當這些社會對於男人與女人的偏見來到妳面前,妳對抗過它們嗎? 

 
假如女權分子那麼多,搞婦運的前輩麼哪會那麼辛苦。
女權不是不爽男人的時候拿來用的,假如妳自承是女權分子,麻煩出來支持民法修正案XD。
假如妳自承是女權分子,拜託不要再轉寄那些什麼老公疼妳才是好男人,愛妻十大守則,30歲男人應該有房有車才有結婚誠意這種文章 
更別對於"小資女"這種身分沾沾自喜,會小資是因為社會平均薪資男性高於女性!! 

今年過年時我看到某個投資理財的廣告,女孩對她的爸媽說:"我找到長期飯票了"爸媽非常開心,問說"他是醫師、律師、還是老師?"(此處我翻白眼翻到後腦袋去了)

 
我恢復單身之後開始認真繳房貸,不亂買衣服,好好的計算存款和基本生活費;很清楚的知道要面對獨自一人的老去必須有多少現實上的準備。
之前看米果的書,她寫道如何不上班13年不餓死;她每天有著嚴謹的生活,規畫著存款和收支,省去多數人在使用的生活模式和用品,才能夠真的去過她自己的日子。
與有孩子的同學聊天時,大家也都是說"哎呀老了以後還是得靠自己啦",但是我們單身的這些,其實必須很踏實的存一筆錢準備老病之時的安養中心。
這些每天必須提醒自己,必須面對著存下自己死掉之前可以獨立存活能力的壓力,換來過年時可以睡到飽不用被mother in law盯醒。
 
婚姻或不婚姻都是選擇,選擇了就必須面對。
要雙人舞的快樂,那也只好承認不能隨自己高興跳哪一個方向,還有偶爾彼此踩到腳。
 
多數台灣女人結婚之前都經歷過那個拿香祭拜跟自己家祖先說要嫁出去,還有去男方家中向祖先神明”入戶口”的階段;我自己的詮釋認為那就是向父權思想投降的第一步。而不論是傳統習俗裡奉茶包紅包男童跳床吉祥話等等再再都是父權體制,即使是教堂裡女人由父親手中交給男人或是神父說的那個要順福丈夫的那種語詞一樣是父權思想。
這些當初妳都接受了,要說妳是女權分子?
 
台灣的婚姻制度充滿的性別偏見,傳統(儒家)習俗禮教裡的霸道父權;在我的死腦筋裡,很難理解如何又接受婚姻制度與傳統禮教而同時聲張性別平權思想。
這簡直像是一個中國的架構之下要說中華民國在台灣但是及於中國大陸是一樣的不知所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