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Be yourself .....
  • 4564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遵循傳統,也是霸權幫兇



去年年初在紐約舉辦的聯合國第57屆婦女地位委員會非政府組織周邊會議 (CSW 57),主題為減少對於婦女、女童的暴力;在台灣,雖然禁止對於人身的暴力已經是普遍的社會共識,也訂定了具有性別平等意識的家庭暴力防治法(俗稱家暴法),但是家暴個案甚至因家暴而致死的個案依然有所聞,2012年家暴案通報還比2011年多了10.4%;許多男性喜歡舉例「也有男性是受暴個案」來表達「其實男性也很可憐」的立場,但是在統計數字上女性受暴個案占七成,而男性受暴個案四成六是未滿18歲青少年,用男性也有受暴個案來比可憐實在沒什麼意義,也無助於追求人權正義。

        台灣從2000年由總統與行政院同時積極推動性別主流化政策,許多立法與修法、訂定性別政策與執行之下,2007年聯合國開發計畫署(UNDP)評比全球190個國家的性別權力測度(GEM),台灣的表現帶入評比的話名列第22名(因我國並非聯合國會員國所以無法列入官方評比),優於日本與南韓,在亞洲僅次於新加坡。此次筆者赴紐約參加第57屆CSW,並不意外能從中發現台灣在婦女與女童暴力方面的的努力與成就,遠遠較全球許多國家進步,但也從其他國家看到我們在國內可能沒有想過的性別暴力議題。

        Female Genital Mutilation,女性割禮,是台灣絕少聽聞但是為許多非洲國家及穆斯林國家對於女性生殖器與性的控制。此一儀式通常在家庭中由女性長輩對女童執行,女童陰唇包括陰蒂被割除並將會陰部縫合的儀式中並無消毒,也沒有適當的麻藥,縫合也不是使用手術縫線,最後僅留下可以排出尿液和經血的傷口,許多女童在此一過程中飽受痛苦,並且可能併發感染;在日後性行為前要由配偶持刀割開會陰,即使經歷分娩之後也要再縫回去。歐洲各國政府都已明令禁止此一行為,但是難以規範移民者以「宗教、文化」之名義,偷偷在自家執行,或是有些非洲移民者會趁周末返回非洲時執行。如此一個殘忍傷害女性生殖器,具有高度感染死亡風險,十足的性別與身體暴力的行為,為什麼會一直存在?

        而且值得關注的是,對女童執行這些行為的,是也經歷過這些痛苦的女性長輩們(通常是媽媽)。這些女性長輩們都經歷過那些痛苦,卻沒有反省或反抗的思維,當然更可能的是她們缺乏反抗此種文化暴力的勇氣和能力,而成為此種極為殘酷的身體和性暴力之下的幫兇(甚至是維繫者)。所以在暴力議題上,並不是只有限於某性別對某性別的施暴而已;這樣以宗教文化為名義的暴力,會以「這是我們的傳統,你們不要管」來被維持;或是「這就是傳統,後代都必須遵循」來一直傳承下去。

        再舉另一個例子。女童的被剝奪教育權、早婚早育也被視為對於婦女暴力之一。在許多回教國家,女童不能接受教育,甚至在非常年幼就被父母「許配」給人,非常早就進入婚姻;高加索地區、中亞等國也有這樣的風俗,而因此衍生的包括女性的謀生能力缺乏(無法接受教育,無法從事較有經濟效益的工作)、早婚同時的家庭暴力、青少女懷孕的營養不良早產等等併發症。女童早婚早育所衍生的地位不平等、身體傷害,使聯合國將其列為重要議題,視為國家人權重要指標。

        但是跟女性割禮類似,這些被迫結婚的女性,她的姊姊、媽媽其實也都是被迫早婚早育無法接受教育甚至在婚後缺乏避孕能力與知識,而陷入多產、貧窮與健康不佳的境地;但是這些經歷過如此不友善制度的母親與姊妹,也是勸說強迫其他女性進入此一制度的幫手。這些女性缺乏對抗暴力制度的能力,在此同時,男性也是維繫這個暴力制度的重要影響者;要減少這些不平等與殘忍的性別暴力,打破受暴者無法掙脫又成為暴力幫兇的惡性循環,必須所有性別和文化制度都一起盡力。

        這些和婦產科醫師有什麼關係?尤其和產科醫師有什麼關係?

        女性割禮者和迫女童結婚者說「這是我們的傳統,你們不要管」、「這就是傳統,後代都必須遵循」;和台灣社會一直有聲音說「不孝有三無後為大」、「(生個兒子)傳宗接代是中華文化傳統」,有沒有很類似?

        以文化之名、傳統之名、宗教之名,去實行實際上對於人權的傷害,都是暴力。

        產科醫師最清楚知道,在台灣的傳統文化裡對於女性的剝削和(語言文化上的)家庭暴力,雖然不像割禮麼殘忍恐怖,但是也是許多女性無法逃離的痛;台灣逐年下降的結婚率和生育率,不能完全歸咎於充滿性別不平等的婚姻制度,但是不友善的婚姻制度、對於女性年齡與不同生育選擇的歧視也是不能完全排除的一個因素。國民健康署和各縣市衛生單位採取用醫師的接生胎兒性別比來做文章是個本末倒置的行為,規範婦產科醫師不得在懷孕早期揭露胎兒性別也是個啼笑皆非的宣告,但是我們知道這是一個環境末端的、對於傳統上重男輕女制度的一個微弱抵抗的動作;真正我們更有責任要去推動的,是正式看待這樣的文化、傳統思維是個性別霸權、性別歧視的真實存在,而具有人權思維的國家與人民,都有挺身而出去打破這個包裹在文化、傳統價值之內的性別暴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